石樾点头,将几块中品灵石丢给中年男子,大步走向府邸。

“你们管事的在么?本座有事想找他商量。”石樾冲门口的两名护卫问道。

“前辈稍等,容我们通传。”一名护卫取出一面传讯盘,在上面一阵比划。

没过多久,传讯盘大亮,一道充满威严的男子声音骤然响起:“快带这位道友进来。”

“前辈请跟我来。”这名护卫将石樾请了进去。

没过多久,石樾来到一座幽静的院落。

院内种着不少灵花,灵花旁边有一座石亭,一名面容威严的青袍老者坐在石亭里品茶。

“老夫陈风,是八方商盟的执事,不知道友有何贵干?”青袍老者站起身来,客气的说道。

石樾暗暗吃惊,元婴中期的修士在这里居然只是一名执事,看来八方商盟比他之前待过的火云商行要强太多,这也让他放心不少。

“不知贵店的星域宝船的终点站是哪里?途中经过哪些修仙星?”石樾正色问道。

星域宝船有固定的出发点和终点,途中经过十几甚至几十个修仙星,在不同修仙星下船,收费不一样。

星域宝船的路线是固定的,轻易不会更改。

俊俏的黑直长发清纯美女图片

“终点是紫薇星域的紫薇星!途中经过黄圣星域的黄云星、广德星、青云星、五龙星,离火星域的天火星、黑石星、离火星、云阳星,还有紫薇星域的白虎星、玄月星、太白星,最终到达紫微星,到达紫微星少说要五六年。”李清风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
石樾眉梢一挑,这十几个修仙星,他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。

“不知哪个修仙星距离天澜星域的黑莲星最近?”石樾沉吟片刻,说道。

李清风想了想,说道:“要说最近的话,应该是紫薇星域的太白星,太白星有直接传送到天澜星域的星域传送阵。”

“买一张到太白星的船票,要多少灵石?”

李清风竖起一根手指,说道:“五百万!”

“这么贵?”石樾皱了皱眉头。

“呵呵,这个价格已经很便宜了,若是使用星域传送阵,过千万灵石都很正常,若是使用星域传送阵,最多一年,就能到达紫微星,不过每个修仙星的星域传送阵不过数座,而且都是单向传送阵,彼此不相联,想从天柏星传送到太白星,少说要乘坐二三十次星域传送阵,乘坐星域宝船就没这么麻烦了,买票上船,修炼几年就能到达目的地,我们提供最舒适的房间,最好的食材,最好的美酒,这种好事到哪找去?”

“去同一个修仙星,星域宝船的船票要价五百万,而星域传送阵需要耗费上千万以上,价格相差一倍多,星域宝船肯定有缺陷吧!要是星域宝船没有缺点,恐怕没几个人会使用星域传送阵。”

李清风闻言,哈哈一笑,解释道:“道友说的没错,星域宝船携带了大量的货物,所以很自然会成为邪修拦截抢劫的目标,不过我们八方商盟自从开设这一条航线以来,从未出过事,除此之外,星空之间有三大灾害。”

“第一个便是罡风,强大的罡风甚至能摧毁普通的星域宝船,不过我们八方商盟使用的星域宝船是多位炼器宗师打造的,十分坚固,还配有多门火炮,别说罡风,就算是化神修士,也抵挡不住;第二个灾害,就是妖兽妖虫妖禽,一些特殊的妖兽妖禽从小就生活在星空之中,无视重力的影响,依靠吞噬修士的血肉为生,不过我们的能量火炮十分强大,足够应付妖兽妖虫的袭击;第三,高阶修士斗法的余波,修炼到化神后期后,可以在星空之中自由飞行,一些高阶修士在星空之中斗法,哪怕只是一块法宝碎片,若是撞在星域宝船上面,有一定几率击毁星域宝船,我们八方商盟的星域宝船在行驶的时候,会派出小艘宝船,一旦发现袭来的法宝脆片或者其他东西,会提前示警,我们这条路线走了这么多年,还从未出现过意外,值得信赖,道友要是想买的话,可就要抓紧了,还剩五张船票。”

“失重?一块法宝残片能击毁星域宝船?道友说笑了吧!”石樾不以为然。

李清风嘿嘿一笑,单手朝附近地面一抓,一块鹅卵石一飞而起,落入他的手上。

他手腕一抖,鹅卵石飞射而出,落在地面上。

“这是没有失重的情况下,若是失重的情况下,这颗鹅卵石直到撞上其他东西才会停下,否则它会一直沿着这个轨迹飞下去,直到消失,曾经有两位合体期的前辈斗法,两块法宝自爆后,残片向四周飞射,其中一块残片不知道飞了多久,撞在一颗修仙星上面,将这颗修仙星撞的粉碎,这绝对不是开玩笑。”李清风的神情异常凝重。

“石小子,你还是买三张船票吧!这是甩开三名元婴修士的最好办法,据老夫所知,一艘星域宝船,起码有两名化神后期修士,如果运送的货物比较贵重,连合体修士都会有,所以安全性还是比较高的。”逍遥子的声音骤然响起。

石樾暗自点头,想了想,问道:“最后一个问题,什么人都能买票上船么?假如有修为强大的邪修混到船上,半路上发难,该如何是好?”

李清风微微一笑,解释道:“当然不是任何人都能上船的,具体情况,视我们押送的货物价值而定,每一位上船的客人,都要用测灵镜检测客人的修为,若是超过限制,无法上船,我们这艘星域宝船,仅限化神中期以下修士,化神中期以上修士,不能上船,如果道友有化神后期的修为,就不要买票了,不能上船,我们只会退回一半的灵石。”

“什么时候开船?我手头上没有那么多灵石,能不能预订三张船票?”

“明天早上辰时准时开船,抱歉,我们的船票不能预定,一手交钱,一手交票,谢绝讲价,而且我们认票不忍人。”

石樾有些失望,点头说道:“好吧!在下凑够灵石再来。”

“无妨,我们八方商盟的大门随时为道友敞开,不过道友要抓紧了,明天早上辰时就开船了。”

石樾点头,转身离开。

出了八方商盟,石樾往左右望了一眼,抬步朝着左手边的青石街道走去,那里有几座大型建筑,他想去换点灵石。

而此时八方商盟的不远处,一直跟踪石樾的陈乾却紧锁眉头。

他无法判定石樾是否购买了星域宝船的船票,就算知道石樾购买了星域宝船的船票,他也无法确定石樾在哪个修仙星下船。

这样一来,他很难完成师父交给他的任务。

他想了想,抬步向八方商盟走去,他想先打探一下石樾的情况和星域宝船的路线再做决定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