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 “嘶”

在发现村子内有入侵者后,赤练王蛇仰天发出一声尖叫,声波爆发开来,连空气都产生了层层褶皱,飞快的朝着前方蔓延,轰撞在了这些玩家的身上,将他们弄了个措手不及,更有几个倒霉的玩家,直接被震飞,很快就被幻魔给杀死了。

“要老命了,怎么又刷新出一只大boss”

“杀吧,横竖都是一死,反正死后有补偿”

“别管boss了,赶紧去摧毁祭坛只有祭坛灭了,这领地争夺战才会胜利”

面对这数千只幻魔还有三只boss的暴力输出,玩家们抱着必死的决心,冲向了这减防状态下的祭坛。

可是。

还不得这些玩家靠近祭坛的,地面上突然冒出了黑色的幽光,大片沼泽显现而出,将众人都给困在了里面,动弹不得。

“靠,这村子里怎么会有沼泽”

“不好,咱们这是中魔法陷阱了”

“应该是那只该死的小骷髅布置出来的,难道这也是玩家”

“管他是不是玩家,先宰了再说”

秀美蓓蓓温婉的古风韵

可惜的是,玩家们挣脱不出沼泽的控制,连自身都难保,更不用说去发动攻击了。

没多久,这数百玩家就被幻魔们屠杀殆尽,地面上再次铺满了一层厚厚的尸体。

“哈哈,活该”

见魔法陷阱起了效果,小石头心中是无比的激动,布置陷阱时的速度变得更快了。

“唰”

苏然出现在了半山腰上,惊讶的发现,这万魔宝山上面还有数不清的玩家正在往上攀爬,将万魔宝山遮挡的连原本的面貌都看不出来了。

对此,苏然心生感叹,这数十万大军果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,人也太多了

既然山顶之上已经没了落脚点,苏然只好再次传送回了领地中,恰巧看到这地面上一堆堆的尸体,心中大喜,二话不说,掏出尸魂陶罐疯狂收集起了这残存世间的玩家魂魄。

“杀”

玩家们的吼声震天,不要命的冲进了村子,此消彼长之下,幻魔倒是被消磨掉了不少,可还没等这些玩家松一口气的,却震惊的发现,魔营中刷新出了数百只死灵骷髅。

“我靠”

“真是要老命了,怎么越杀越多”

正全力抵抗幻魔与三只boss的玩家们,在看到这么多死灵骷髅的出现后,连哭的心都有了。

“喈”

鬼王旱魃的打狗鞭就像是锋利的镰刀,幻影连闪,不断收割着玩家的生命,没一会就清出了一片空地。

至于殷斯,更是快如鬼魅,行云流水的速度让玩家们感到了绝望,连仇恨都无法锁定,招惹到它,自己什么时候挂的都不知道,这让人心中产生了无比的恐惧,处在随时都有可能挂掉的阴影中,注意力根本集中不起来。

赤练王蛇虽处在虚弱状态,但以它这物理免疫的身躯却是占尽了优势,冲进玩家群里疯狂屠戮,厮杀的速度竟不弱于鬼王旱魃。

有这三只难缠的boss存在,外加大量的幻魔与刚出现的骷髅守卫,玩家们叫苦不迭,这如噩梦般的经历让他们感到绝望,斗志衰减到了极点,实力连五六成都发挥不出来。

“嘿嘿,再送给你们点礼物,不用谢,我是。”

看到这些玩家处在水深火热之中,苏然咧嘴一笑,抬手一招,十只死灵骷髅从地面上钻了出来,这还不算完,时间回溯技能再起,又是十只死灵骷髅出现在了领地中。

“咔咔咔。”

二十只青铜骷髅大军挥舞着骨刃,加入进了骷髅守卫大军中,朝向那些玩家杀去。

战争的局势几乎全都朝向苏然这方倾斜,玩家们被虐的死伤无数,可奈何这些玩家基数太大,源源不断的冲杀进来,双方厮杀的更为激烈了。

“哼,别惹恼了哥,否则给你们送上一份终极大礼”

见这些玩家无休止的进攻村子,就算老实人也要发火,苏然心中发了狠,眼眶中的骨魂幽火燃烧的愈发旺盛。

可苏然不知道的是,游戏里战火连天,现实中麻烦也已经找上门来了。

“哐哐哐”

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,扰乱了家里的那份安宁。

“谁呀”

苏母正忙着拖地,听到敲门声怔了怔,眼神中出现了疑惑。她放下湿漉漉的拖把,双手胡乱的在围裙上擦了擦,这才走上前,隔着门缝问道,“是谁来了”

“阿姨您好,我是前来征求意见的”

一道陌生的声音从门外响起,“有关于这座房子的拆迁赔偿问题,不知道您现在有没有时间”

拆迁

苏母双眼一亮,喜从心来。

真不容易,终于熬到好时候了

看着对面已经拆迁了的破旧民居,苏母说不羡慕是假的,盼星星盼月亮,终于轮着她家了

“快请进,快请进”

面对这种天大的好事,苏母的戒备心直接归了零,乐呵呵的将大门敞开,迫不及待的想将这工作人员给迎进来。可当她见到那手持铁棍的鸭舌帽男子后,脸色骤变,下意识的就想将大门给闭上。

可外面的男子又怎么会给苏母机会,抬起一脚,极其粗暴的踹在大门上,苏母承受不了,当场摔在了地上。

“哗啦。”

五六个身穿黑色西服的壮汉大步走进,手中都拿着细长的铁棍,板着一张脸,一看就是来者不善。

“你们,你们这是要干什么”

苏母神色慌乱,说话声都变得急促了起来,“你们这是私闯民宅,这可是犯罪赶紧出去,否则我就报警了”

“闭嘴”

那头戴鸭舌帽的男子将手中的铁棍指向苏母,厉声斥道,“别逼我打女人,识相的就给我老实点”

“走,赶紧去找游戏仓,早完成任务早回家”

鸭舌帽男子瞥了苏母一眼,冷声道,“分出两个人,看住这女人,若是敢反抗,不用跟她客气”

“好”

两个男子大步走出,来到苏母身边,将铁棍杵在地上,警惕的目光不断扫视苏母,只要她敢有异动,铁棍绝对会招呼上去

“你们想干什么警察不会放过你们的”

苏母由于太过害怕,牙齿都在打颤,愤怒的看着这几个不速之客,却又无能为力。

nbsp;

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!..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