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不住地点头,元帅说得很有道理。

李世民冲众人自信地一笑:“我与诸位打赌,只要过了午时,就必定能打败他们。”

信心满满的李世民,给众将领吃了一颗定心丸。

而夏军走到汜水边时,窦建德下令停止前行,欲派骑兵去挑战唐军。

王琬站了出来,对窦建德说:“夏王,您此次是为了解救我朝危机而来,请允许我出战,充当前锋。”

窦建德同意了,给王琬派了三百骑兵。

王琬信心满满地率领三百骑兵,渡过汜水,在离唐军营地一里处停下,并派人传话给李世民:“听闻秦王手下猛将如云,我却不信,秦王不如派几百人来,我们比试一下。”

李世民站在高处眺望,哼道:“不过区区三百人,也敢来挑衅?”

虽说他打算按兵不动,但是敌人来挑衅,他若是不回应一下,有损唐军威势。

再者,他一点回应都没有,万一敌军撤退,那他之前做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?

于是,李世民派段志玄率领两百骑兵前去应战。

两军交锋,你攻我守,你退我进,战斗十分激烈。

甜品店吃点心的清纯美女图片

最后,双方不分胜负,各自返回驻地。

但夏军并没有因此撤退,王琬骑着一匹青骢马,悠哉悠哉地向着唐军营地行去。

在唐军攻击不到的位置,王琬停了下来,指着身上新的铠甲说道:“我告诉你们,我身上的铠甲是最新打造的,刀枪不入,水火不侵,比你们的铠甲厉害多了。

“不只是我有这样的铠甲,郑国和夏国的将士都有这样的铠甲,你们是打不过我们的。”

又往下指着自己的坐骑:“还有我的马,可日行千里,能纵跃两丈宽的深渊……”

王君廓听见这一番炫耀之语,又见王琬趾高气昂的,忍不住说道:“不过就是一副兵甲和一匹马,有什么好炫耀的?

“那马青白交加,马毛颜色不纯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马,还千里马?

“我呸!”

李世民拿着望远镜,透过镜片,紧盯着王琬的坐骑,他说:“我见过那匹马,它曾是杨广的坐骑。

“它能不能日行千里,我不知道,但那匹马确实是一匹好马。”

王君廓:“……”

众人皆知,李世民最喜欢收藏宝马,能得到他一句夸赞,那必然就是一匹好马。

尉迟敬德就说:“我去把那匹马夺了来,献给元帅。”

“不可。”李世民连忙放下望远镜,阻止尉迟敬德:“怎能为了一匹马而失去一员猛将呢?”

尉迟敬德眉梢一挑,语气不屑:“区区一匹马,岂会难倒我?”

话音未落,转身就走。

“我也去。”高甑生追了上去。

见状,梁建方提起兵器跟上。

李世民没有阻止。

于是,尉迟敬德和高甑生、梁建方三人骑马出营垒,犹如一道道雷电迅速朝着王琬冲去。

王琬看见他们凶神恶煞的模样,心不由地颤抖了一下,等到他反应过来,驱马逃跑时,已经来不及了。

尉迟敬德猛地挥出马槊,一枪将他挑落马下。

高甑生和梁建方则越过王琬,直接冲向他身后的亲卫兵。

不过寥寥数招,王琬被擒,他的亲卫兵被杀。

尉迟敬德三人带着王琬,牵着青骢马回了唐军营地。整个过程,跟随王琬出来的夏军骑兵只远远地看着,不敢上前援救。

李世民没有责怪尉迟敬德,反而称赞他们三人。

赞了几句,李世民对尉迟敬德说:“你去把牧马召回来,等你回来,我们就出战。”

“是,元帅。”

想着李世民之前说的,午时过后,就与夏军决战,尉迟敬德一刻不敢耽误,纵马狂奔。

……

长孙安世见王琬被唐军抓走,便请求窦建德:“夏王,请下达总攻的命令吧。”

窦建德很犹豫,他沉默了片刻,说道:“再等等。”

这一等,就从早上等到了中午。

士兵们卯时出发,又排列阵形好几个时辰,早已饥肠辘辘,疲惫不堪,于是纷纷坐了下来,争相找水喝。

这个时候,很多士兵萌生了退意,但不敢说话。

李世民透过望远镜看见这个情景,心中一喜,命令宇文士及:“你率领三百玄甲军骑兵,靠近夏军西面,然后向南奔驰。

“若是夏军没有动作,你就原路返回;若是夏军有动作,你就向东挺进。”

宇文士及牢牢记下,点兵出发。

夏军西侧的士兵正在打水喝,突然听见一阵马蹄声,慌忙扔掉水壶,捡起自己的兵器。

“唐军来了,唐军来了……”前方传来喧嚣声。

队正高声喊道:“出击,杀了他们,立战功。”

士兵们手握兵器,冲了过去。

宇文士及见夏军追了过来,立刻转换方向,向东奔驰。

夏军士兵紧追不舍。

站在高处的李世民看见了这一幕,收起望远镜,吩咐道:“传令下去,力出击。”

这时,尉迟敬德跑了过来:“元帅,战马已经召回。”

李世民一掌拍在他的肩膀上:“你回来得太及时了,走,开战了。”

大军早已吃饱喝足,集结完毕,李世民的命令一下,他们立刻出发。

李世民率领轻骑兵在最前面,其他军队跟随在后,大军向东渡过汜水,直扑敌阵。

……

“主上,我们这样长时间地停在这里也不是办法,要么往前攻,要么撤退。”凌敬对窦建德说,他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焦虑。

长孙安世顺着凌敬的话说:“是啊,夏王,时机不等人,该发动总攻了。”

“那…..”

窦建德刚吐出一个字,刘雅就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:“主……主上,不好了……李世民打过来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窦建德猛地站起来,接着,他听见了厮杀声。

周围的骑兵迅速冲了过来,护在窦建德的前面。

原本与窦建德商议战事的朝臣此刻陷入了混乱当中,他们见到窦建德身边有骑兵保护,一个劲地往窦建德涌去。

“你们快去抵御唐军。”窦建德对骑兵下令。

骑兵向前,却被朝臣拦住了去路。

窦建德又冲朝臣叫道:“你们快让开,让他们去抵御唐军。”

闻言,朝臣纷纷往两边退,让出中间的道路。

然而这一番折腾起来,李世民已经率领骑兵到达阵前。

他一边拉弓,一边高声喊道:“杀!”

“杀……”

唐军将士纷纷回应,手上动作却不停。

杀戮已经开始……

顶点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