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午十点,西都街道上,人流密集。

张玄显得格外狼狈,这段时间,几万里追逐,让他早已疲惫不堪,他并非真正的主教级别强者,与主教还相差几个档次,昨夜一战,更是被迈洛在关键时刻反噬一口,受了内伤。

现在一股充满冰寒之意的气还在张玄胸口残留,一时半会儿无法排出。

眼前,一座府邸展现在张玄目光当中,府邸铺满喜字,一片喜气洋洋之色。

“萧氏。”张玄看着眼前这府邸,“萧氏有人大婚,这个消息都没听说,看样子,这段时间,真是太闭塞了啊。”

张玄摇了摇头,这些日子,自己醉心于神隐会当中的事,完没有了解外界都发生什么,可以说完与外界隔绝了,不过当这件事结束,一切也就尘埃落定了吧,保住德尔欧洲主教一位,自己又与德尔进行联盟,安德烈那边已经构不成威胁,返祖盟的人还在慢慢渗透光明岛,证明他们短时间内也翻不起什么风浪,这段时间,可以留给自己做些喘息,等自己再完成东方大洲主教接任一事,就完有在这种乱局当中自保的能力了!

张玄看了眼萧氏的大门,随后提步走了进去,他知道,迈洛就混了进去,在迈洛身上,张玄同样留下了一道气,凭借迈洛现在的情况,根本无法将那道气驱散。

张玄能够感应那道气的存在,这好像是一种类似于第六感的东西,张玄解释不出来,但就是有那种直觉。

萧氏当中,萧晨三叔与牧子元得知张玄以来的消息后,已经驱散了普通的商贾宾客,至于各大地下势力,则是被萧氏留下,他们就是要当着所有地下势力的面,狠狠羞辱张玄!

萧氏宅院内,一个火红的高台早就搭建完成,高台上,写有巨大的喜字,萧晨一脸笑容的站在高台上。

在萧氏宅院的后方,林清菡和米兰两女被两名萧氏女眷困住,等待机会。

萧氏喜台前,摆放了整整八十八张八仙桌,所前来的宾客,皆已经落座,这些宾客当中,有苏氏的人,也有祝氏派来的人。

俊俏的黑直长发清纯美女图片

苏氏的人,收到族长之命,随时准备劫亲,无论如何,都不能让萧氏得逞。

而祝氏的人,则在观望,如果今天事成,他们也就没必要继续向光明岛低头了。

牧氏此次,特意安排了三名凝气境初期,以求形成必杀之势,如果张玄敢来,绝对要将其留下,化形境高手,更是有十多名!

在氏族眼中,张玄不过是一化形后期而已,这些人,足够斩杀他无数次。

在场的各大地下势力,也怀揣着各自不同的想法。

“牧兄,这一次,必要姓张的付出代价!”萧晨三叔信心十足道。

“不错。”牧子元点头,“此子视我氏族尊严如无物,给他些教训,谁都没有话说。”

牧子元和萧晨三叔所说,不过是给自己找的借口,他们真正想要的,是张玄身上隐藏的那个秘密,陆衍之墓!

陆衍的墓到底在何处,天下间,只有张玄一人知晓。

在陆衍的墓中,隐藏着一个让所有氏族,都会为之疯狂的秘密。

“吉时到!”一道高呼声,自萧氏宅院内响起。

紧接着,在一阵敲锣打鼓声中,两道身披红色婚袍,盖着红色盖头的娇美身影,在两名萧氏女眷的搀扶下,渐渐走上礼台。

说是搀扶,实际上,林清菡和米兰两人,从头到尾都被控制住。

“不要再奢求姓张的能来了,这里布下天罗地网。”萧氏女眷在林清菡耳边冷笑道,“姓张的虽有实力,但不过是化形后期而已,在凝气境高手眼里,他就如同一只蝼蚁,随时可以捏死。”

张玄踏进萧家宅院,一眼,便看到满院的宾客,其中有很多熟悉的面孔。

与此同时,很多人,也都看见了他。

张玄的模样,看上去格外的狼狈,这让很多地下势力的人心头一惊,他们猜测,张玄在来之时,可能已经受到萧氏的伏击。

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,萧氏这么明目张胆的告诉所有人,他们家要纳君王夫人为妾,这就是要与其为敌啊。

张玄眉头微皱,他感受到了这些地下势力成员异样的目光,同时也感受到了自己留在迈洛身上的气,就在这里。

看了眼那红绸高挂的喜台,张玄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,唐突婚礼之事,日后再说,现在最重要的事,是找出迈洛。

张玄脚尖连续几个轻点,随后纵身一跃,整个人朝喜台上飞身而去。

“他还真来了,真是不知死活啊!”挟持林清菡的女眷冷笑开口。

林清菡听到这话,心头一惊,一把扯掉遮住俏颜的盖头,看到了那满身狼狈,站在喜台上的男人。

上次一别,已是四月未见,整整一个季度,他看上去,显得疲惫了不少,是什么事,将他搞得这般狼狈?

米兰亦是摘掉头上的红绸,看到张玄。

在两女掀开红绸的那一瞬间,张玄也看到她俩,这一眼,让张玄脑袋一片空白,这什么情况!这四个月来,到底发生了什么!

“哈哈哈!姓张的,你果真沉不住气啊。”一道大笑声响起,萧晨三叔一跃登上喜台,盯着张玄,“我还以为,你能亲眼看着你老婆嫁给我侄儿呢!”

“是你。”张玄眉头皱起,看着萧晨三叔,他记得这个人。

“小儿,你一人孤身前来,看样子,你很有自信,能从我牧氏和萧氏手中身而退?”牧子元也跃上了喜台。

“牧氏……”张玄喃喃,“又一个氏族蹦出来了么,看样子,这世界真的在变,隐藏不出的氏族接连出世。”

张玄只是扫了这两人一眼,便转身,将目光重新放于林清菡身上,女人俏脸惨白,毫无血色,冲张玄微微摇头,嘴型微动,虽然没有发出声音,但张玄却能够清楚读出女人对自己说的话,是让自己走!

“张玄,快跑啊!”米兰发出尖锐的声音,“他们这次专门下套,引你过来!”

“跑?我看他拿什么跑!”牧子元冷笑一声,高举右手,“牧氏所属听令,拿下此子!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