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臻臻完不需要那么着急的。

当下敌强我弱,非跟唐果过不去,那就是在跟自己过不去。

非要鸡蛋碰石头,唐臻臻脑子进水了吗?

真的是要被唐臻臻给气死了!

“没有用的,来了不及。”唐臻臻一边哭,一边摇头。

假如事情还能控制,她不至于这么绝望,觉得对不起唐元飞。

就因为来不及了,她才这样的。

唐元飞怒吼:“你到底又怎么惹唐果了!!”

“别喊,千万别喊。”唐臻臻吓得都不敢哭了,慌张地四处张望,然后把唐元飞拉到一边去,“嘘,千万别提唐果的名字,一个字也别提,提也轻轻地提,会被人听到的。”

唐元飞:“……唐臻臻,你这到底是什么毛病,我就是说了唐果的名字,你怎么跟做了贼一样?还有,老实交待,你都干了什么?!”

唐元飞心都累了,哭了半天,还做出贼状,但具体情况,唐臻臻是一个字都没有跟他提啊。

唐臻臻吸了吸鼻子,把手机交给了唐元飞,让唐元飞自己看。

海边小美女青春活泼写真套图

唐元飞皱了下眉,接过手机看了起来。

等看清唐臻臻给自己看的内容时,唐元飞的脸都黑了。

唐元飞从来不叫唐臻臻姐姐,但对唐臻臻的态度一直不错。

可这一秒,唐元飞忍不住对着唐臻臻的脸抬起手来,吓得唐臻臻把脸转了过去。

“你!!!”唐元飞气得说不出话来,“合着妈的话,你是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啊?妈让你先做好自己的事情,把学习捡起来,把自己顾好了,再想唐果的事情,妈那天是在对牛弹琴吗?”

“唐臻臻,你也是一个聪明人,最近怎么就蠢成这个样子了?你害自己没关系,但你为什么要拖累别人!唐臻臻,你就少干一件蠢事儿,安份一段时间,给我一个成长的机会,行、不、行?!”

什么叫作不怕神一样的队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。

唐果的强大、聪慧,已经叫他讳莫如深。

唐元飞已经记不清他是用了多大的劲儿,多少次的自我安慰,才把心里的不平与愤懑强压下去,维持表面的平静,一步一个脚印的积累实力,期待着有厚积薄发的一天,一举将唐果那些人踩在脚底下。

可现在不给他这个成长机会的人不是唐果这个强敌,而是唐臻臻这个队友!!!

所有的事情被说穿,哪怕离开的时候再狼狈,这对他们来说都是好事,正好可以换个地方重新开始。

难不成,一直留在育才中学遭受所有人异样的目光才是好吗?

唐臻臻确定自己能跟唐果一样,能扛得住世俗人的目光,保持初心,还来了一个华丽的逆转吗?

不能!

所以唐元飞想不明白,这来之不易的新局面,唐臻臻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珍惜呢?

“你你……”唐元飞像是一头被惹怒的凶兽在原地打圈,“现在事情被你弄成这个样子,你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几次,唐元飞想把心里的气愤通过怒斥唐臻臻发泄出来。

能够的话,唐元飞都想把唐臻臻整个人倒过来。

他要好好倒一倒,把唐臻臻脑子里的水部倒出来。

他想看一看,唐臻臻脑子里是装了多少的水,才会给他闯这么大的祸出来。

“当初在育才中学的时候,要不是你对唐果步步紧逼,把她逼到狗急跳墙的份儿上,我们今天怎么会这么狼狈不堪?要不是你一次又一次对唐果动手,逼得她反抗,今天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吗?”

“你一直轻视唐果,觉得唐果蠢笨如猪,可事实上呢?谁更蠢?还有,穷寇莫追这个词你听过吧,你为什么非要逼得唐果狗急跳墙不可?兔子急了都咬人,更何况唐果一个大活人?”

现在放过唐果,只是放过唐果一个人吗?

那是给他们自己留一个喘息、调整的机会好吗?

每次他们都在努力,把局势往好的方向发展,唐臻臻就冷不丁地在他们的身后放这么一枪。

唐元飞不明白了,唐臻臻这么做真正想对付的人是唐果啊,还是帮着唐果对付他们啊?

要不是跟唐臻臻一起长大的,也确定唐臻臻是真的讨厌唐果。

不然的话,就冲唐臻臻这时不时给唐果送人头的举动,唐元飞真的要怀疑唐臻臻是唐果派来的奸细,其实唐臻臻是唐果跟陈婕的人才对。

但唐臻臻是吗?

不是!

这才是叫唐元飞真正最头疼的地方。

假如唐臻臻是自己的敌人的话,他在揪出唐臻臻之后,大可一脚把唐臻臻给踢掉。

可唐臻臻是他的亲姐姐,心也是偏向他的。

所以,他不能这么做。

不把唐臻臻从自己的身边踢出去,他就要接受唐臻臻时不时拖自己后腿的行为。

唐元飞觉得自己进入一个死胡同,他怎么想也想不到解决的办法。

唐臻臻哭得脸都红了:“元飞,你别生气,你、你别这样,我、我害怕。”

她知道自己闯祸了,她知道错了,她以后不敢了。

只要是妈和元飞不让她做的事情,她再也不做了。

她怎么会想到,育才中学的同学只是隐射她,后来网上好事多事的网友竟然对她进入了人肉搜索,真把她给揪出来了。

发这个贴子的时候,唐臻臻只想着要让唐果难堪、付出代价,被网友群嘲。

她又不是用唐臻臻的名字发的,她还是在虚拟世界发的贴子。

这样的模式给唐臻臻一种安的感觉,她可以在暗处默默地攻击唐果,唐果却不知道是谁干的。

哪怕唐果知道也没有关系,因为唐果知不知道对她没有影响呀,因为网友不在意。

她又不红,网友不会关心她是谁的。

唐果红了,所以网友才会特别想知道有关唐果的八卦。

谁知道,不是这样的。

哪怕她披着马甲,还是被育才中学的旧同学给抓出来了。

本来被育才中学的同学发现是自己发的贴子,哪怕仅仅是猜测,也让唐臻臻吓个半死,吓到删贴,缩到乌龟壳里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