闻静走后的莫家三人站在客厅里,看着没有门隔挡空荡荡的楼道发呆……

“每次都是这样,来也匆匆去也匆匆,话痨成瘾……”

问橙小声嘟囔着,问谦从旁边搭话:

“莫大宝,你还能管管你老婆不,她很久没回家一起吃饭了。”

“我以为你们两个都习惯了呢,现在提这茬干嘛,女强男弱的家庭就该这样你们怎么不明白呢?挨训了就要忍着,不然你早点娶个不如你的,你早点嫁个不如你的,省下你们在这里说我老婆不好。”

莫大宝也很无奈,自己明天跑出租的时候再提着午饭去哄哄老婆吧,她今晚说这么多话直播的时候一定会很累,需要多补补。

“……”

问橙和问谦对视一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父母是真爱,自己就是意外!

“爸,我饿了……”问橙只能靠转移话题引起莫大宝的注意。

“对啊!饿了!饿了好啊!都不用等明天了,我现在就有理由去追你们老妈了。”

“啊?”问橙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家老爸的脑回路,疑惑的看着他,问谦反应还算快,直接拿出手机递给问橙说到:

“外卖你随便选,哥哥请客,老爸怕是要深夜驱车千里送自己了。”

阿蒙的天空

问橙接过手机点着外卖,偷看着老爸又是煲汤又是梳洗打扮的,这完就是要舍弃孩子去约会啊。

兄妹两个正要用猛点食物的方法,弥补自己缺失的亲情时,莫大宝提着饭桶罐一身新衣,非常帅气的开口询问着他们:

“嗨!我亲爱的儿女们,你们觉得我帅吗?”

“帅!”问谦敷衍的回答着,问橙则非常配合的竖起大拇指虚伪的夸赞着:

“哇偶!老爸简直帅到没朋友!和老哥出门就像兄弟一样!”

问橙突然耷拉下脸来,冷静的问着:“所以你到底是有什么事要求我们帮忙?有话快说!别耽误我们点餐!”

“还是我美丽漂亮的女儿聪明,你也知道咱们是不能相信封建迷信的!但是去太平间帮忙认领尸体这事,老爸这心里还是怕怕的,你能明白一个好男人不想让老婆失望的心情吗?”

问橙秒懂老爸的意思,马上冷笑着嘲讽:

“呵……哥哥呀,你还记得某个网文枪手为了篇千字三十的灵异文,跑去坟地里取材睡了一个星期的棺材吗?”

“记得呢,他还说这是为了艺术事业献身!愣是把一百万字就该完结的书写到了三百万字,原作者都不想写了,他还不断给人家送稿讨要稿费呢!”

问谦跟着问橙一起拿起腔调,用着浮夸的戏剧腔嫌弃着莫大宝。

“说人话行吗?我现在是出租车司机!不是那个任由你们指点的枪手了,还取什么材?你们帮我取一下记到小本本上不行吗?再说了,御剑心是把宝剑,宝剑长时间不用就像珍珠蒙尘一样多浪费啊!

听我的,问谦明天请假,陪着问橙带着青铜剑去市立医院的太平间,帮你们老妈家的亲戚起灵,押送着尸首送到殡仪馆去就可以领了红包回来了,要不是我要去陪你们老妈,咱们三个一起去还能有三个大红包呢。”

莫大宝装出钱赚少了,很遗憾的样子,提着饭桶罐就跑,根本不给兄妹两个反应时间。

“得,老爸又玩这手,我打电话问问幸好明天能替我个班吗,你用你自己的手机点餐吧。”

问谦拿过手机就去了阳台,问橙拿出手机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劲。

“哥!不是今晚我点什么你请客吗?怎么又是我点餐,那还是花我自己的钱啊!”

“你先垫上,回头我转给你,我真转给你,我是你哥,我还能跑了不成?”

“额……我没工作我也没钱了,不然……咱们坑洛星河吧?”

“不行!再坑下去,你就倒贴给他了,你先点外卖我再联系单幸好。”

问谦一听问橙要找洛星河,马上把手机交了出去……

第二天天刚亮,问橙就副武装背好青铜剑,挎着问谦的胳膊,兄妹两人小心翼翼的下楼,站在304门口一起盘算着敲门的理由。

昨晚莫大宝不仅彻夜未归,还和闻静一起直播到半夜,凌晨时分突然把闻静家亲戚的姓名和电话,附带着一张死者照片发给了问橙。

忘记调手机静音睡觉的问橙被短信声吓醒,朦胧间点开短信一看,整个人瞬间就被吓醒了,照片上的女孩双眼乌黑,嘴唇青紫,一头粉色的披肩长发,一身金属片朋克服,如此非主流的妆容问橙立马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!

从床上坐起来认真端详后非常肯定,这个叫闻王的女孩和楼下的谈星撞妆撞衫了,再结合谈星昨晚诡异的举动,问橙得出两个结论:

要么是谈星在闻王出车祸的时候路过现场,被闻王附身要被拉去当替死鬼了,要么就是谈星有坏女孩的潜质,她也玩摇滚也有说唱梦想,两个人只是巧合的撞衫加撞妆和灵异事件没任何关系!

从凌晨一直想到天亮的问橙躺在床上不断的‘翻煎饼’,通过她不屑的努力终于让她睡了二十一年的木板床成功的塌了。

“咚!”的一声巨响,吓得问谦从床上跳了起来,快速冲进问橙的房间,确定问橙没事后,也知道了谈星和闻王撞衫加撞妆的事。

兄妹二人一合计,床榻了动静这么大,谈星肯定醒了,与其反复纠结是不是巧合,不如下楼去一探究竟。

只是到了门口,兄妹二人完没了头绪,大清早就采访人家用什么理由也不合适啊。

好在问谦机智,敲了敲门客气的问到:

“谈小姐在家吗?我们是楼上的,我妹妹的床塌了,这房子年久失修,楼板没塌吧?有没有给您造成什么损失?我们可以照单赔的。”

问谦的话就像白说了一样,屋内一点动静也没有,问橙感觉问谦的理由不合适,自己又敲了敲门想了个理由继续说到:

“谈星姐,我来拿我家毛巾的,你把我毛巾顺走了,我没东西擦脸……我来问你要回去。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