吱吱吱~~~

科尼塞克强悍的马力顶着阿斯顿马丁发出尖锐的金属摩擦声。

阿斯顿马丁的轮胎紧紧抓住地面,不断往后退,拉出两道长长的划痕,发出刺鼻的焦臭味。

10米!

20米!

50米!

科尼塞克的速度终于降下来了。

见状,赵灿又是一脚油门上去,开始征服科尼塞克。

嗡嗡嗡~~~

几声闷响后,科尼塞克的轮胎开始反转。

吁——

所有人长舒一口气,终于算是有惊无险。

小清新白衣治愈系女生早安写真

辆车静静的停在赛道上,引擎盖冒着一缕缕轻烟。

赵灿推开车门走了下去,也不多看一眼,转身就走。

鱼幼薇见状,冲了上来,一把扑到赵灿怀里。

“你吓死我了。”

“我说过没事的,放心。”赵灿拍了拍鱼幼薇的肩膀,这时候阿依热她们也跑了下来。

“走吧。”赵灿很不喜欢这里,和这群喜欢拿钱装逼的人待在一起,一刻也不想多待。

“赵公子请留步。”

这时候,秦非把宁阮从驾驶室里扶了出来,宁阮叫住了赵灿,缓步走了上来。

“还要比吗?”

这话要是半个小时前,宁阮保证又是一阵怼他,可是现在宁阮是真的被赵灿服了,不服不行啊!

他太猛了!看起来很斯文的样子,刚才被他那样顶着,一次次的撞击,现在想起了现在宁阮都还身双腿发软。

事后,又是那副“没有被满足的臭表情”。

救命恩人,而且这车技简直可以直接去演《速度与激情9》了。

“谢谢。”宁阮终于很小女人的说了一句谢谢。

赵灿也不是个斤斤计较的男人,看着诚恳道歉的宁阮,赵灿点点头:“没事,以后开车小心点,几千万的豪车出现这种低级问题,不应该啊。”

宁阮只是点点头。

“哦,对了,那个阿斯顿马丁的车主在哪儿?你的车应该是要大修,我把我的电话给你,你到时候修了多少钱,我赔给你,谢了。”赵灿拍着阿斯顿马丁车主的肩膀。

“赵公子不用不用,我有保险。”

秦非:“赵公子我们极道有专门修车的,这件事也是我们俱乐部的责任,这样,今晚所有损害的车,我们来承担,对了,你那辆法拉利488,到时候我修好让人给你送去。”

“不用了,我不喜欢那辆车。”赵灿想了想,毕竟也是几百万买的车,不要也怪可惜的:“这样吧,你留我朋友鱼幼薇的电话,到时候车修好了,麻烦秦少通知她来驱车e,这车就是薇薇安的了。”

“哇!”阿依热很夸张的捂着嘴,一脸羡慕。

秦非愣了愣,好阔气,几百万的车就这样说送就送,一点也不含糊?

鱼幼薇:“阿灿,我就算了吧,太贵重了,我不能接受”

鱼幼薇心说,这算什么啊?我们又不是男女朋友,送这么贵重的车,合适吗?

赵灿:“没事的,看的出来你很喜欢赛车,这车很适合你。我不喜欢这种运动,所以法拉利不适合我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鱼幼薇心说暂时答应,等修好后,再还给赵灿。

赵灿和秦非握手,然后离开。从始至终,赵灿没有看刘斌一眼,因为在赵灿眼里,你刘斌就是一坨马赛克,不知道认我记住。

赵灿离开,刘斌扑通一声跪在宁阮和秦非面前。

“宁爷!秦少!我错了,我只是想帮宁爷改装一下科尼塞克的底部,没想到伤到了刹车,对不起!”

刘斌虽然和宁阮他们是一个阶层圈子,但是也不过是一个商人家庭,对于秦非和宁阮这种功勋之后,显然不是一个等级。

刚才那一幕刘斌也是吓了一身冷汗,幸好只是虚惊一场,要是宁阮真的出了什么事,后果不堪设想。

积极认错是唯一求得谅解的方式,别无其他。

“自己好自为之,没那个实力就被逞强,幸好赵灿出手解围,要不是你刘斌死定了。”

宁阮说完这句,坐上秦非的毒药离去。

刚出俱乐部的时候,就看到赵灿和四个女孩子挤上滴滴快车。

秦非多看了两眼,笑了笑:“这个赵灿蛮低调的。”

“嗯,刚出幸亏有他,要不然我可就玩完了。”

“我以为你要动手打刘斌?”

“哎,刚才是很想打他,但是毕竟一起从小玩到大的,还是算了。我得找个时间约赵灿出来,好好谢谢他的救命之恩。”

宁阮想着刚才赵灿一手划圈,一手握住方向盘,露出微笑的样子,好好看,好治愈。

他是什么样的人,好好奇?

赵灿在车上被四个女孩子包围,一阵吹捧刚才震撼的表演。

回到民宿已经是深夜1点,所有人也都累了,托着疲惫的身子回到房间洗澡。

赵灿才发现,四个卧室四个浴室都被霸占,自己独自坐在沙发上,等了十多分钟,女孩子们穿着可爱的短裙睡衣,潮湿的头发走了出来。

“阿灿你能过来帮我吹一下头发吗?”阿依热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垂下,拿着吹风机看着赵灿。

“叫你老公帮你。”说完,起身就去阿依热房间洗澡。

苁蓉笑着走了过来帮阿依热吹头发。

鱼幼薇和苏轻语坐在沙发上护着面膜。

赵灿洗澡挺快的,出来的时候,穿着短裤t恤,就看到阿依热、薇薇安、苁蓉、苏轻语四个各种风格的美女坐在沙发上,把洁白的大长腿放在茶几上。

鱼幼薇说:“阿灿,要不你睡房间,我和苏轻语一起睡?”

“不用,都说了四个房间归你们四人,我一男的无所谓。”

赵灿就在旁边的沙发上躺下。

四个女孩子盯着赵灿。

“看我干嘛?”

噗嗤!

苏轻语笑了:“阿灿我真佩服你!”

夜静更阑之时,四个刚洗过澡的美女穿着可爱的短睡裙,赵灿心无杂念,只想一个人睡沙发。

这让苏轻语她们觉得很放心,很喜欢赵灿这种性格,而且赵灿今晚在俱乐部的表现又让几个女孩子感到很有安感。

e……赵灿是个正人君子,对!就是正人君子,苏轻语是这个认为。

赵灿完完在四个女孩子心中达到无人能及的高度,真担心会有人设崩塌的时候。

阿依热:“阿灿,沙发睡着不舒服,走,跟姐姐回房间睡。”

苁蓉抬腿就是一脚:“小砸婊,大晚上的还勾引人,打死你。”

赵灿笑了笑:“好了别闹了,很晚了,都睡吧。”

“阿灿晚安。”

四个女孩子分别热情的拥抱了一下赵灿,这让赵灿很无语,有这个必要吗?

其实四个女孩子是真心把赵灿当做朋友,真的没有所谓的“勾引”他,只是偶尔觉得赵灿挺有趣的,所以想逗一逗他。而赵灿都是心平气和,从来也不急眼。

“阿灿,我的房门可没关哦~”

赵灿叹息一声,按着阿依热的头推了进去,“姑娘请你自重。”反手就把房间门锁上。

鱼幼薇咯咯的笑了几声,担心赵灿晚上着凉,于是又拿了一床被子出来。

“晚安。”

“阿灿,你为什么不叫我薇薇姐啦?”

“我觉得薇薇安挺好听的,怎么你介意?”

“不不不~我不介意,你喜欢叫什么都行,早点睡。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