炼化两件极品灵器后,石樾正准备退出掌天空间,这时银儿慢步走了过来。

她抓着衣角,舔了舔红唇,满脸期待的问道:“主人,人家好久没吃好吃的了。”

石樾看到银儿脸上期待的神色,心里感到一阵好笑。

“你这丫头,就知道吃,下次进入掌天空间,我会给你带好吃的,你乖乖的跟姐姐学习怎么照看灵药,不要捣乱,逍遥子爷爷要是让你帮忙,你就帮帮他,知道么?”

听到有好吃的,银儿双眼一亮,拍着胸脯答应下来:“知道了,主人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石樾点点头,神色一动,退出掌天空间。

他跟李彦打了一声招呼后,便走出了仙草阁。

街道还是跟往常一样,冷冷清清的,看不到几个行人。

石樾往左右两侧望了一眼,快步朝着坊市出口走去。

出了坊市,他一拍腰间灵兽袋,乌凤从中飞出,落在他的身前。

他纵身一跃跳了上去,乌凤双翅狠狠一扇,冲天而起,没过多久就消失在天际。

······

住在象牙塔的小精灵

太虚宗。

慕容锋和周通天站在大型传讯阵面前,传讯阵上空,悬浮着一道虚影,正是独孤信。

“慕容道友,情况就是这样,我跟林道友打算派人前往北燕,联手对抗大秦。”独孤信缓缓说道。

“这我没意见,不过老夫没法离开太虚宗,你也看到了,前段时间贼人出手袭击万兽宗的总舵,好在张道友他们没有上当受骗,否则万兽宗就出问题了,我们太虚宗只有我这一个老家伙撑着,老夫可不敢轻易离开太虚宗。”慕容锋的语气充满了无奈。

大唐五宗之中,太虚宗的实力最弱,自从大唐修仙界出现一名元婴鬼修捣乱后,慕容锋就惴惴不安,一直担心元婴鬼修杀上太虚宗的总舵,特别是万兽宗的总舵遇袭后,慕容锋心中恐慌扩大到极致,一直担心步万兽宗的后尘。

“慕容道友,你不来的话,有些事情没法决定,比如你们太虚宗派出多少援兵,总不能强行委派吧!总不能咱们一直动用大型传讯阵沟通吧!启用大型传讯阵需要空间晶石,空间晶石的珍贵程度堪比千年灵药,用一块少一块,一直动用大型传讯阵也不是事。”独孤信皱眉道。

慕容锋沉吟片刻,开口建议道:“老夫可以派人前往旁听,然后汇报上来,老夫会尽快做出决断,把消息传给你,或者你们谈好之后,委派一个代表到我们太虚宗,跟老夫详谈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独孤信眉头紧蹙,太虚宗的实力是大唐五宗最弱的,慕容锋不敢离开总舵也是情有可原,换了他是慕容锋,也不会轻易离开太虚宗总舵。

若是慕容锋不来参加会谈,联盟肯定会受到影响,来来回回传讯消息肯定会耽误不少时间,要是那样,说不定会错过最佳出兵的时机,那个时候再想要阻挡大秦,难上加难。

“这样吧!慕容道友,等我们派去的人跟北燕修仙门派达成协议,你派一名代表过来,最好拥有一定的权利,比如出兵多少的权利,这样才好办事,要是只是旁听,会耽误事情的。”独孤信一脸凝重的说道。

慕容锋知道独孤信说的是事实,他仔细想了想,说道:“好吧!要是你们跟北燕的修仙门派达成协议,老夫会派一名代表前往参加,可以让他拥有部分权利。”

独孤信大喜,说道:“好,那就这么说定了,空间晶石十分宝贵,不多说了。”

话音刚落,独孤信的虚影化为点点灵光溃散不见了。

“慕容师叔,要是您不去的话,说不定本宗的利益会受到影响。”周通天略一犹豫,小心翼翼的说道。

“我何尝不想去参加,若是我离开总舵,元婴鬼修杀上门,你们能挡得住?”慕容锋没好气的说道。

“这······”周通天哑口无言。

慕容锋说的是事实,虽说太虚宗的护宗大阵能抵挡元婴修士的攻击,前提是有元婴修士操控阵法,若是结丹期修士操控,天知道能坚持多久?

一旦阵法被破,太虚宗的下场可想而知。

“算了,跟本宗的存亡比起来,损失一些人手也不算什么,说到底,还是咱们的实力太弱,要是本宗有两名元婴修士,老夫又何必一直在总舵坐镇。周师侄,你已经是结丹后期,距离大圆满也不远了,这段时间,你把手头上的杂务交代一下,让别人代为处理,闭关修炼吧!争取晋入结丹大圆满,若是本宗多出一名元婴修士,会轻松很多。”慕容锋感叹道。

“说起来,执法殿的周振宇周师弟也在为冲击元婴做准备。”

“周师侄想要一株千年紫幽花炼制凝婴丹,可惜老夫手上没有千年紫幽花,周师侄,你留意一下,要是哪里有千年紫幽花出售,就派人高价收购下来。”

“是,慕容师叔。”

慕容锋神色一动,接着说道:“对了,石樾还是没有消息么?”

“没有,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出总舵了,可能去三鑫坊市找李牧白了吧!”

“你留意一下石樾的行踪,要是他回来了,让他好好呆在住处修炼吧!别到处乱跑。”慕容锋叮嘱道。

“我明白了,我会派人留意的。”

······

黑鳄潭位于大唐东北部,有数十亩大小。

潭中生活着大量的鳄鱼,普通凡人根本不敢靠近黑鳄潭,生怕被鳄鱼拖下水撕成碎片。

在黑鳄潭附近,有一座几十里大小的岛屿,整座岛屿上空都充斥着浓浓的黑雾,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情形,而一旦有船只靠近岛屿,就会遭到大量鳄鱼的攻击,船毁人亡。

这一日,岛屿上骤然爆发出一阵巨大的爆鸣声,隐约能看到大量的火光。

没过多久,岛屿剧烈的晃动了一下,平静的水面荡起一阵涟漪,一道蓝色遁光从岛屿之中飞出。

蓝色遁光赫然是一名面容端正的蓝袍男子,蓝袍男子脸上满是惊恐之色,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,隐约能看到不少血迹。

“这个时候还想走,把我们衡山三凶不当一回事么?”一道冰冷的男子声音骤然响起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