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千寻你别叫我赵先生,太正式了,你叫我阿灿就行了。”

“嘿!”千寻又一次点头,“阿灿…..”

赵灿笑了笑,觉得这个女孩子还真的挺有意思的,不知道曰本其他女孩子是不是都是这样很听男人的话。

千寻好奇的看着赵灿在笑,“阿灿君是在笑我么?”

“不不不,我就是在网上看到娶个曰本女人当老婆听说很幸福。”

“谢谢美赞。”千寻腼腆的一笑。

赵灿见过那么多女孩子吧,还是第一次见到千寻这种岛国风格的女孩子,和之前赵灿所认识的所有女孩子的性格都不同,千寻太温顺了,应该都不会吵架吧?

赵灿想起岛国片里面那种丈夫下班回家,妻子跪式服务帮忙换鞋,然后伺候吃饭,去浴室帮丈夫搓澡等等……

大概千寻的性格以后也就是那种了。

“千寻。”这时候一个年龄差不多的年轻人端着酒杯走了过来,赵灿礼貌点头示意。

千雪介绍:“阿灿这位是加藤英,这位是赵灿,是我父亲华夏国的朋友。”

“你好。我是千寻的哥哥,加藤英。”加藤英主动伸出手和赵灿握了握。

极致蓝眼美女迷人

“久闻大名久闻大名。”

“呃…..哈哈哈…..赵先生挺有名啊。赵灿?这名字好像听过。”有些好气的看了看赵灿,脑海中努力回忆这个名字在什么地方听过。

赵灿笑道:“很普通的名字,在华夏国至少有八十万人叫赵灿。”

“哦,或许是我记错了。”

加藤英这么一说,赵灿一愣,莫非是我赵灿的名声已经漂洋过海波及亚洲各国了?

“赵灿君是受伯父邀约来曰本庆生的吗?”

“不是,我就是来旅游,恰巧昨日认识了山口先生,山口先生很热情邀请,在下就来了。”

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

“嗯。”赵灿大概是猜出加藤英以为自己是山口组海外成员。

“千寻你陪赵灿君聊聊,我去那边接待客人。我就先失陪了。”

加藤英礼貌的点点头离去去那边招呼客人。

赵灿最近这段时间对男女感情的事进步很大,刚才加藤英过来到离开,眼神中是有变化的,从警惕到松懈,送得知赵灿是昨日才和山口雄也认识,心里松了一口气,看来这个加藤英是喜欢千寻的。

而且,赵灿发现千寻的千寻的父亲山口雄野的地位好像很高。

不过,自己就是一个过客,对这些事也懒得去八卦,待到晚宴结束就走呗。

“阿灿这个好吃。”千寻指着一盘制作精美的三文鱼寿司,夹起来一块沾了沾芥末,放入小碟,递到赵灿嘴巴。

“千寻你太热情了,还是我自己来吧。”

赵灿接过来,送入嘴里,点点头:“嗯,不错,味道很好,就是芥末太呛人了。”

“给。”千寻又地上水。

“…..”赵灿是真的受不了这种被伺候的感觉,而且还是初见。

晚宴继续进行中。

气氛很高涨。

那边的山口雄野也挨个敬酒敬到赵灿这边来,看样子是喝高了,拍着赵灿的肩膀向其他人介绍:“这位是我新朋友,赵灿!”

赵灿点点头。

其实也就萍水相逢而已,朋友的话还远远没达到标准。

不过,赵灿觉得这山口雄野是个聪明人,应该是知道自己是谁了吧,所以才如此热情,要不然别墅酒店里面不止自己一位华夏国的旅客,偏偏请我来。

随同山口雄野一起过来的人很多,赵灿举杯:“山口先生很荣幸来参加你的生日宴,这杯酒敬你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举杯一饮而尽。

这时候,山口雄野身后一个西装男在人群中拥挤进来,所有人都没注意的时候,西装男的匕首狠狠地刺进山口雄野的背部,山口雄野一愣,转身一把推开那人,所有人才发现山口雄野被刺。

一时间所有嘉宾惊慌失措。

千寻看到父亲被刺,吓得脸都白了。

赵灿也楞住了,以前倒是听说山口组某某大佬被刺,只是没想到这种场合也敢行刺?这特么也太硬核了吧,古惑仔都没这样演过。

“给我抓住。”加藤英大吼一声,保镖冲了上来。

那人训练有素,应该是个职业杀手,起身一个健步冲上去,一把抓过千寻,刀抵着千寻的脖子,“退后,谁要是上前一步,我立马杀死她。”

赵灿看看到底血流不止的山口雄野,在看看千寻。

刺杀父亲,然后挟持女儿逃离。

果然,这杀手就等着山口雄野过来敬酒,这样父女两都站着一起,他才有机会下手之后挟持千寻离开。

刹那间,刚才还彬彬有礼的宾客,见到这场面,大部分男士,好不迟疑,果决的拔出腰间的手枪对着那杀手。

赵灿只是没想到自己一个普普通通的游客,来参加个宴会,这下好了卷入帮派之争。这好比我普普通通的赵灿走进了龙门客栈,最后才发现部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。

早知道有这一出戏,就不来了。

千寻吓得一脸惨白,不过她的关注点确是倒地的父亲。

杀手挟持人质一步步撤退出院子,院子外有人骑着摩托车,等着接应。

“部把枪放下!”杀手呵斥,“丢进旁边的垃圾桶里,听到没有?”

加藤英带头把枪丢尽垃圾桶里。

赵灿瞄了一眼加藤英,叹息一声,看来还是自己来吧。

朝前迈出一大步。

“赵灿君!”加藤英喊道。

“放心没事。”赵灿回过头看向那刺客,“放人吧。”

“退后,我叫你退后,你再朝前一步信不信我打死你。”那人举枪对准赵灿。

改版后的系统反应力大大提升,赵灿还是很有信心他如果开枪,自己能躲得掉的。

赵灿又迈进一步,“开枪啊。”一脸无所谓的样子,又走进一步。

“阿灿你快退回去。”千寻急哭了。

杀手骂道:“还没见过你这么嚣张的人。”

“今天你就见到了,开枪啊!”

“八格!”那人骂了一声,对准赵灿的额头就是一枪。

开枪那一瞬间,与之同时是赵灿启动反应加持,朝左边一扭头,本来就靠的很近了,再一个健步冲了上去,那人还没反应过来,应该是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赵灿已经迈步到跟前,那人又想开枪,赵灿一脚踹飞开,拿枪也就打偏了,另外骑摩托车的杀手见状拔枪就开。

赵灿并没有去拿枪射击,因为没必要,只是抱着千雪朝一旁扑去。

然后就是院落里那些没有丢枪的人冲上来就是一顿射击,赵灿看到惨不忍睹的一面也是背脊发凉,捂住千寻的眼睛,赵灿闻到千寻好香哦。

加藤英见千寻躲在赵灿的怀里,冲过来把千寻抱过去,“千寻你没事吧。”

“我没事,我父亲呢?”

“已经叫了救护车,马上就到。”加藤英望向院门口,喊道:“人都死了还开什么枪,打稀巴烂怎么清洗地面,愣着干嘛,快不快出来洗地。”

赵灿:“……..”

果然!这就是山口组。

赵灿摇摇头,对加藤英和千寻说:“既然没事了,那我也就先走了。”

“谢谢阿灿。”千寻心有余悸的感谢赵灿。

“没事。”赵灿又走到门口被搀扶着虚弱的山口雄野面前,“死不了吧?”

山口雄野虚弱的一笑:“还行,能坚持住。”

“我就说你不是小混混,你还骗我说你是小混混。”

山口雄野摇摇头道:“那就大混混吧。”

“刚才听其他人说了,你是山口组首目。”

“赵先生芥蒂了?”

“我是良民,多多少少是有点的。好好调养身体,我身份你应该知道,所以你懂的。”

“哈哈,今晚你没来过。”

“嗯,那好,我先走了,你保重。”

“赵先生请留步。”

“嗯?有事?”

山口雄野说:“能不能麻烦你把我家千寻带走,因为有些事我要处理。”这话一出身后那群山口组大佬一个个表情复杂。

大概是要找谁指使刺杀的吧。

“嗯,好吧。”

赵灿站着原地不动,看着那边加藤英抱着千寻在安慰她。

“加藤!”山口雄野喊了一声。

加藤英只好把千寻搀扶过来,交给赵灿。

坐上雷克萨斯离去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