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冲闻言,脸上渗出一层细汗。

曲家是天澜星域排的上号的修仙势力,敢对曲家的嫡系下手,那是在找死。他们不过是元婴期,在庞大的曲家面前,跟一只蚂蚁差不多。

可是他能有什么办法?

这还不是您下的命令吗?

“出发之前,我是怎么跟你们说的?我千叮万嘱,让你们尽量活捉曲非烟,实在不行,就杀死她,别让她活着回到曲家。可你们五个饭桶竟然连她一个结丹修士都搞不定,亏我花了极大的代价才打听到她只带了一个护卫,你们竟然还让她活着回来。现在曲家派人问罪,你们说,我要不要把你们交出去。”

“少主恕罪,看在我们为您效命多年的份上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少主,您可不能把我们交出去,我们愿意将功赎罪,求少主能给我们一个机会。”谢冲磕了三个响头,苦苦哀求道。

“求少主给我们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。”余信四人急忙跟着磕头求饶。

要是宁无缺想杀他们,他们今天还真的没法活着走出去。

“哼,老祖宗已经跟曲家交代过了,我们宁家跟你们没任何关系,也从未下令捉拿曲非烟······”

宁无缺的话还没说完,谢冲五人脸色一白。

“少主饶命啊!少主饶命啊!少主留我们一命,我们愿意为少主上刀山下火海。”谢冲的头重重的磕在地上,几乎要哭出来了。

“你们是本少主的人,本少主要是就这么把你们交出去,本少主的脸面往哪里搁?以后谁还敢替本少主办事?我都已经安排好了,你们乔装打扮,先去离火星躲一段时间,等风头过去再说。”

微甜爱笑的女孩夏日写真

“少主,我们这个时候离开云岚岛,跟找死没差别,求少主收回成命。”

“哼,曲家老祖亲自过问这件事,继续让你们呆在云岚岛,岂不是给曲家口实?这是老祖宗的意思,你们去离火星躲一段时间,不要轻易在人前露面,我已经让忠伯安排好了,你们老实在离火星呆着就行。”

谢冲五人面面相觑,面露犹豫之色,他们当初也是抱着试探的目的才决定回来的,因为当初在追杀曲非烟的途中,最后一个人传送被他们打断,应该是活不成的,没想到这个人却不是曲非烟。

现在曲家已经知道是他们抓拿曲非烟,这个时候离开云岚岛,没了宁家的庇护无疑就是找死,不过宁无缺说的不是没有道理,宁家不可能为了他们五个人交恶曲家。

宁无缺这个处理办法算是不错了,不过谢冲五人担心宁无缺是表面安抚他们,为了给下面人交代才做的面子工程,没准等他去火离星之后就推他们出去送死,一时间,不知如何应答。

“怎么?你们想抗命?还是你们以为本少主让你们离开云岚岛是让你们送死?蠢货,要是本少主真的想杀了你们,需要送你们到离火星?在这里动手不就完了么?”宁无缺冷冷的说道。

谢冲犹豫一阵后,点头说道:“遵命,少主。””

“是,少主。”余信四人见谢冲朝他们使了个眼色,也连声答应下来。

“嗯,下去吧!忠伯在外面等你们,你们听忠伯的安排吧!”宁无缺摆了摆手,吩咐道。

“是,少主。”谢冲五人答应了下来,满怀心事的转身出去了。

这时,宁无缺的怀里响起一阵尖鸣声。

他从怀里取出一面造型古朴的黑色镜子,眉头一皱。

等谢冲五人出去后,宁无缺一道法诀打在上面,一道有些沙哑的男子声音响起:“宁无缺,我要的东西呢!这么久了,也该有信了吧?”

“你要的东西暂时没有了,我再想办法吧!没什么紧急的事情,你不要联系我。”

“嘿嘿,我就是提醒你一下,不要忘了咱们的交易,既然你还记得,那就行了。”

宁无缺收起黑色镜子,望着门口,目中有寒光闪动。

突然,一道沉重的号角声响起。

宁无缺先是一愣,随即大喜,急忙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青色海螺。

青色海螺表面遍布密密麻麻的符文,一层青光笼罩住青色海螺。

他将青色海螺放在嘴里一吹,一道有些沉重的号角声响起,一道青光从青色海螺之中飞出,一个模糊后,化为一面青色镜子,镜身之中出现一名背着一把巨剑的白衣青年的身影。

白衣青年五官英朗,身材高挑,一身儒生打扮,颇有仙风道骨的味道。

“姜栋,好久不见,你可是有段时间没有联系我了,我还以为你这个大忙人把我忘了。”宁无缺微微一笑,打趣道。

“我的宁大公子,谁敢把你忘了,我最近跟老头子吵了一架,心情有些不好,就没有找你,对了,听说天兵门举办了一个试剑大会,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去看一看?就当陪我散散心。”白衣儒生笑着说道。

“试剑大会?这没有问题,不过好端端,你跟老头子吵什么?这可不像你的作风?”宁无缺疑惑道。

“还不是因为曲仙子,宁道友,你也知道,我跟曲非烟从小就定亲了,我一直把她当我的未婚妻,可我爹不知从哪里得到消息,说曲非烟得了奇症,无法活到百岁,几年前我爹就和几个族老一合计,瞒着我就去把婚退掉了,我也是最近才知道,为了这事,我跟老头子吵了一架。正好天兵门举办了一个试剑大会,我打算借这个机会去散散心。”姜栋叹了一口气,缓缓说道。

“曲仙子!”宁无缺眉头一皱,轻笑了一下,说道:“这算什么事,以你的身份,想要什么女人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,犯得着因为这事跟老头子吵架么?这多不值得?你看我,我就从不跟我爹吵。老人家也是为了咱们好。”

姜栋撇了撇嘴,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你还有脸说我,上次你爹要给你安排一门亲事,对方是太真宗的张角浮云道长的独女,你还不算一口回绝了?为了这事,你没少跟老头子吵架,现在倒好,你说起我来了。”

“算了,不说这些了,既然你想散心,我就陪你······”

宁无缺的话还没说完,腰间响起了一阵尖鸣声,他眉头一皱。

“先这样了,我有事忙了,处理完手上的事情,我到紫云星找你吧!”

“好吧!那就不打扰你了,紫云星见。”

青色镜子一个模糊,溃散不见了。

宁无缺收起青色海螺,没多久后又从怀里取出一面黑色镜子,一道法诀打在上面,一道急促的男子声音骤然响起:“少主,不好了,谢冲几人不听我的安排,准备逃走,余信他们四个已经处理掉了。不过让谢冲给逃掉了。”

“怎么回事?忠伯,你是化神后期,谢冲不过是元婴期,怎么可能从你的手上逃走?”宁无缺眉头一皱,疑惑道。

“谢冲说是要回去收拾东西,老奴不好逼的太紧,就让他回去收拾东西,谁想到他竟然借助族内通往外界的传送阵逃走了,因为这是秘密行事老奴没有通知其他族人,给他钻了空子。老奴现在就去追他,一定把他的人头带回来。”

“务必要把他的人头带回来,绝不能让他跑了,若是没能把他的人头带回来,你也就不用回来了。”宁无缺冷冷的说道。

“是,少爷,老奴一定办到。”

宁无缺深吸了一口气,眼眸深处掠过一抹寒光。

······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