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正以后也是要带着她妈一起去花都念书的,那个时候,她妈自己出门去买的话,还能买个新鲜、热乎的。

“你去热一热,冷的不好吃。”

“花都烤鸭?”花都烤鸭的大名,作为花国人,陈婕怎么可能不知道呢。

女儿去参加比赛都还想着自己,这叫陈婕心里比吃了蜜还要甜。

只是吧,陈婕嘴上还得训两句:“你是去比赛的,就专心比赛,怎么还跑出去给我买烤鸭呢。花都那么大,你还头一次去,就不怕迷路?”

真那样的话,果果回来了,她肯定要打果果的屁股。

小孩子家家的,胆子倒是不小啊。

唐果才不怕陈婕呢,雷声大雨点儿小的:“可不光我一个人买,去的人都买了,大家一块儿去的。”

更何况,凭她的身手,她能有什么问题啊。

之前过年时候遇到的小偷,还不够说明一切吗?

她的身手,可不光只对唐德良和小偷有用。

谁对她居心不良,近十尺之内,必挨揍。

暗光小八的寂寞空闲时光

“这还差不多,我去热一热吃了,现在天气越来越热,东西可放不住。”

唐果轻声念叨:“冰箱倒是放得住,可放久了也不好吃啊。”

唐果最近才发现,她妈好奇心还挺重的。

就因为她妈好奇心挺重的,所以她知道,她买烤鸭回去,她妈一定喜欢会尝着吃一吃的。

“妈,我去花都这段时间,有人找你吗?”

“没有。”热烤鸭的陈婕直接回答了一句,“想找,也得有地方找才行啊。咱什么都换了,他们找不到我们的。”

陈婕想也知道,会找他们的人,只有唐德良了。

这婚都离了,那个男人,她实在是不想再见到了。

还有,陈婕本分惯了,她知道唐果从吴佩琴那儿弄了五十万过来之后,心里总有点虚。

但一想到吴佩琴这些年来没少从唐德良的手里拿钱,而唐德良的钱是她给的,她又觉得自己没有用。

吴佩琴拿别人的钱,手从来没有软过,果果只是替她拿回自己的钱,她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?

吴佩琴都没有!

“没有挺好的,他们那伙人啊,现在特别缺钱,估计穷疯了。”

她没想逼狗入穷巷,只是吧,该拿回的就要拿回,她知道,吴佩琴手里有这个钱。

这钱不要的话,唐臻臻就怎么也学不聪明,老来找她的麻烦。

至于穷这个问题……

就唐德良不思进取,老唐家又习惯占便宜,还有个吴佩琴不爱上班。

这样的家庭,还要养两个孩子,不穷那才见鬼了。

唐德良习性了向她妈伸手,这毛病一时半会儿改不掉,一缺钱了,他就得想起她妈来。

“怎么了,是不是他去学校找你过了?”

“不是找过了,是找了好几次了。但次次被门卫拦了下来。等我放学的时候,我早收到消息,换一个方向走了。”

只要她不愿意,唐德良是不可能见到她的。

唐德良想找陈婕,那是没地方找。

陈婕跟娘家的人没往来了,平时忙着摆摊赚钱,也没个说得上话的朋友。

唐德良是真没处打听陈婕的住处。

吴佩琴倒是给唐德良出主意,找不着陈婕,不是找得到唐果吗?

跟踪唐果啊!

唐德良自己没这个本事,那就只能花钱找有这个本事的人了。

唐德良跟吴佩琴永远都是这样,这该赚钱的时候,表现得没那么积极,这花钱的时候比谁都积极。

尤其是这种可能无用功的地方,唐德良跟吴佩琴花钱就没有不积极的时候。

可惜,最后的结果是一样的。

钱花了,人还是没有找到。

只不过,功夫是花了,钱是一定要收的,就是收得没那么多而已。

唐果的功夫,那是连私家侦探都自叹不如,跟不上的。

所以,唐德良又是一笔没有收获的支出,使得家里的经济情况更紧张了。

搞到最后,唐德良真的是没有办法,黔驴技穷,找起新闻媒体的工作者来帮忙了。

“记者朋友啊,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,我想见我女儿,可我那个前妻太狠了,不让我女儿见我,也不知道跟学校说了什么,学校也不让我进校门。我跟我前妻离婚半年了,我都见不上我女儿两面,我真的是……”

“那是我亲生女儿啊,我养了十几年的女儿啊,怎么可以说不见就不让我见了呢?我们大人离开是大人的事情,这怎么可以不让我见女儿呢。就算是法官,也没说禁止我看女儿啊。”

看到唐德良这么惨,记者还安慰唐德良:“你放心,这种情况是不允许的。他们不让你见女儿,就是违法的,因为你拥有看望女儿的权力。这件事情,我们会尽量帮你的。”

“至于学校,估计也是无辜的。你前妻是监护人,她说不行,学校当然不敢不听家长的。但是,我们都会帮你的。”

于是,育才中学的校门口出现了一架“短炮”,记者拿着话筒问门卫,为什么不让学生家长唐德良进学校去看望自己的女儿。

门卫一开始有点懵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。

等看到了唐德良之后,都不需要记者开口,门卫都反应过来了:“你们是不是……被他给骗了?”

“不是我说话难听啊,这人真不是什么好东西,他说的话,你们可千万别信。不然的话,到时候砸的可是你们自己的招牌。还有,他说的事情,你们都了解过前因后果了吗?真的,我好心提醒你们吗,别好心办坏事儿。”

让门卫这么一说,记者脑袋上打上了两个问号。

听唐德良说,他是一位被剥夺了探视权的可怜父亲。

怎么孩子学校的门卫直指孩子父亲,说对方是个骗子,还品行不端,让自己别被骗了呢?

门卫继续说道:“这个男的,真的有问题,我是男人,我都不帮他,太不要脸了。他女儿是我们学校的学生,但我们所有人都说那么好的一个孩子摊上这么一个爸,真是倒了十八辈子的霉了。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