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道南对韩王出征还是放心的。

大明对藩王就藩还是下了不少的本钱。

韩王就藩带了不少粮食与物资,还有一座城池,虽然城池不大,但是坚固非常。城中有数我万百姓,大多都是一万五千士卒的家眷,还有从国内送来的流民。

韩王以此以韩王城为中心,在周围开辟了不少良田。

而且除却韩王城内部的数万人之外,韩王城附近还有不少当地土著百姓,为韩王所用,总共汉民与土著一共有十几万。

韩王每一次出击,其实都是有土著部落骚扰韩王城外围的村落,影响了韩王城的粮食生产。

这样的骚扰如果少的话,韩王就令人带兵驱逐。但是如果多的话,韩王就带领一卫人马,去驱逐。

这并不是韩王善于带兵。

而是韩王深刻的明白一件事情。

那就是这里不是大明,韩王的身份远没有兵权重要。即便而今有人杀了他篡位,一两个月,甚至更长的时间之内,朝廷也不会得到消息的。

即便是得到了消息。也未必能够立即赶过来主持公道。

一切都要靠自己。

一个人的旅行

韩王所能依靠的不过是手中的士卒而已。

这样的战事,已经有过两三次之多,一些游兵散勇,哪怕有数万人,在面对大明严阵以待的一个营,都是击溃的下场。

只是这一次不一样了。

就在马道南继续给世子上课的时候,忽然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。

一个侍卫上前说道:“殿下,韩王殿下大败,刚刚入城,大批敌人到了城外。”

“什么?”

对于这个结局,世子与马道南顿时大惊。

无他,世子或许没有经过过战阵,但是马道南虽然是举人出身的文人 ,但并不是说马道南就没有见识过战争了。

要知道,西北地区是什么存在,之前可以大明三边总督辖地。几乎成年男丁都会上几手。马道南虽然没有领兵打仗过,但是也跟随韩王出征过一两次。

见识过土著的战斗力。

土著人手中的武器与大明手中精良的铠甲,还有火铳等火器,根本没有办法比。

远程武器更是近乎没有?

多用一些投矛。

比当初的淡目军都不如。

韩王一个卫五千六百人,其实与大明京营编制之中一个营的人数相当。

可以被当成一个单独的作战单位。足够应对一些战事。他真想不到,东爪哇有谁能正面击溃大明一个营。

不管为什么

。马道南带着世子立即去见韩王。

此刻韩王浑身浴血,身上箭如牛毛一般。韩王虽然身上有数道盔甲,但是依然被射得血淋淋的,好在多是皮肉之伤。

马道南立即问身边的韩王身边的人,才知道韩王之所以失败。

因为两个原因。

第一原因,那就是这一次并不是周围的部落所为,而是南方各部落集合起来。前文所说过。

南洋这些国家,都是有一个核心区,作为统治的核心,除此之外,都是类似诸侯,当然了,关于这些地方诸侯的名词翻译,或许可以叫做小王,或许叫做总督,他们也不是完全独立的诸侯,地方上有很大的自主权力。

第二个原因。就是韩王轻敌了。数次出征,都是大败敌军。这一次,也是如此。韩王也没有什么军事能力,这一次也是如此。

他就带着千余骑兵追击。

结果被伏击。

而韩王本身更是伏击的重点。

韩王一受伤,军心立即动摇了。说起来真正有能力的将领,都不愿意跟着藩王。

有一个很明显的例子。

当初襄王就封。

方家兄弟一个留在麓川,一个回到了京师。这么多年下来,方瑛固然是襄国柱石之将,不可获取,方家也是麓川之中,除却襄王一家外,还有麓川思家之外,第一大家族。但是比起方瑾封侯爵,主持枢密院相比,却是差太多了。

所以,韩王军中将领素质,比起明军正规军差太多了。

不过,即便如此大明士卒训练还是很有体系,在这种情况之下,且战且退回到了韩王城之中。

只是伤亡非小,几乎个个带伤。

韩王脸色苍白,身边的军医说道:“韩王失血过多,而今只能看他能不能挺过去了。”

韩王虽然没有致命之伤,但是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有几十个,一直不停的流血,虽然当初做过紧急处理,但是一直在逃命之中,半路之上,伤口又裂开了。

韩王昏迷。

马道南立即将世子推出来了,说道:“而今殿下不能主事,一切由世子做主。我等拜见世子。”

马道南先行跪拜,其他将领见状,也纷纷下拜。

韩王世子有些吃惊,看了一眼韩王,又看了一眼马道南,似乎刹那之间长大了,压着嗓子,努力让声音变得低沉沉稳,说道:“诸位平身。”

韩王世子转过头来说,先看马道南一眼,又看向其他将领,说道:“而今局面当如何是好?”

马道南说道:“殿下,而今当务之急是两件事情,一件事情是守住韩王城,另

外一件事情就是派人去凌州向太子殿下求援。”

马道南对守住韩王城,并没有担心。

韩王城并不大,放在大明内部也不过是一个县城而已,是一座四方城,城中最中心,就是韩王宫,城的四角乃是军营所在。城中道路平直,如大明北方的一些县城一般无二。

城墙乃是拆了淡目城,用淡目城的条石修建的,坚固非常。

再加上韩王一直执行,内外有别的制度,即韩王城之中只有汉人居住,当地土著都在城外居住。

这样做的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。

先说坏的一面,爪哇人的反击一来,城外的土著纷纷倒戈相向。而好的一点,就是当地土著对韩王城之中,根本没有一点渗透。

只要关闭四个城门,以城中粮食体系,能自成一体。

守上一两年都没有问题。

守城可是汉人的天赋技能。

马道南担心的却是去凌州求援的人马。

而今太子就驻节凌州,兼顾八方,常驻有数万精锐人马。只要凌州兵马一到,纵然城外有数十万敌人,也不过是草芥之辈。

只是,而今敌人已经开始围城了,此刻杀出城外,找到船只出海,奔赴凌州,却是一个高难度的任务。

“末将请命出城求援。”却见一个皮肤黝黑的将领说道。

他正是这次跟随韩王出征的黎将军,他是安南降将。

虽然说,大明对降将一视同仁,很多鞑将也是能身居高位,如吴瑾家族,可以说是忠义满门。

但是在实际操作之中,这种歧视是很难消除的。

这位黎将军作为安南降将,投入大明之后二十年来,才升了一级。他而今年纪大了,没有多长时间就要致仕了。

这才想在藩王这里找一个出路。

藩王手下的将领,都是这种明军体系之中失意之人。

而今黎将军也没有想到,他居然犯了如此大错,让韩王受伤。他当初也是全程参与了与明军的战斗,对失血过多,太明白了。

韩王的样子已经是凶多吉少了。

一旦韩王去了,他的罪过就太大了。唯有将功折罪才行。

甚至他的将功折罪,也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为了自己的妻儿。他们此刻也在韩王城中,大明律法之中,可没有祸不及妻儿。

他只能冒险出击,如果成功,也算是有大功在身,如果失败,也算是死节之臣。

韩王世子不明白他的心思,不过见他自告奋勇,也是很高兴,看了一眼马道南,见马道南没有反对,这才说道:“拜托将军了。”

Tagged